先成為一個主動學習者

關於部落格
問世間情為何物,直叫人生死相許!→
問世堅冷為何物,直叫人跳海相許!
  • 978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真實網戀故事◈我不是你的天使

這篇是我在哇咧看到的,下載下來跟大家分享!

以下是網址:http://www.walei.tw/secret/actionlove.html

進去後左方有五個圓圈,可以點進去看看。

我是一個很平凡的女孩,非常乖,沒有夜生活,不經世事。我最大的願望是能當天使,但那是不可能的,所以我把它歸入幻想。

高三是模擬考很多的時候,模擬考後的下午是輕鬆的時間。我們三五好友約著到圖書館上網,那時很多人在上B(註1),訴說著他們的聊天趣事。我根本不曉得什麼是B,只是想跟他們一樣找人聊天。
我很快就適應網路上的生活,甚至愛上網路上的生活,因為我不愛講話、不敢講話,面對人很容易緊張。網路隔著銀幕除去這些問題,我可以大膽地跟人聊天,感覺很自在;而且不敢告訴認識的人的心事,也可以跟網路上的朋友分享,因為他不認識我,不會對我造成威脅。

考上了外縣市的大學後,對於學校人生地不熟,我喜歡晚上在電腦教室上網,喜歡在哇咧上丟著水球(註2)。那晚,接近聖誕節,我依舊在網路教室上哇咧。他--傑--是哇咧的網友。那天我跟他互丟著水球聊天,他突然說有份聖誕禮物要送我。我覺得莫名其妙:「我們有那麼熟嗎?」心想,而且我根本不打算見網友啊;但又覺得如果他已經買好禮物那似乎不收也對不起他。想想:「最近團契要在學校辦大型的音樂晚會,超精采的,不如趁機邀他來聽,在那麼多人中應該不會怎樣吧?」於是我答應了。

音樂晚會當晚超冷的。團契的人都穿著白色的衣服,因為最後要一起上去獻詩,我跟他一直到了結束時才碰面,他跟我講了很多話,是我第一次跟男生面對面講那麼多話,我跟男生的對話很少超過十個字的。

那天以後他常常打電話給我,一講就是一兩個小時,甚至更久,我從來沒講過那麼久的電話,覺得耳朵都熱熱的。他對我特別,我對他的感覺自然也很特別。快期末考了,他邀我到圖書館讀書,回家前拿了一封信給我。

他說發現我是個很健談的女孩,他說他身邊缺少一個禱告天使,希望我能為他守護禱告。呵!每一字每一句都打動我的心(記得嗎?當天使是我的夢)。但我們也繼續維持這樣的關係,依然只是網友,沒什麼見面。網路上有他的朋友安仔。安仔說傑喜歡我,問我對傑的感覺,他說我們不該保持曖昧的關係。

12月31日,這一年的最後一天晚上,他打電話來,我們在電話中跨年,他跟我表白了。他說他喜歡我,他問我對他的感覺,我遲遲不肯說,他就任由手機空著。令人窒息的氣氛,我又不敢掛電話,我只好說了。我說了很多,但沒有直接說我喜歡他,因為我不曉得那是不是喜歡的感覺,或者只是他對我好罷了。我只知道他跟其他男生的不同,我們可以講很多話。

曾收過一封E-mail,上面說著喜歡一個人的定義:「一談到異性第一個出現在妳腦中的;妳開始期待他的電話………」目前只有他對我最特別,我當然第一個想到的是他,甚至我上網是為了跟他聊天,我的手機平常安靜的可憐,有他的日子手機充實了不少;我很期待他的來電,三步五時看著手機;有沒有未接聽電話、有沒有新簡訊?如果E-mail裡說的就是“喜歡”,那我是不是喜歡他呢?

過了沒多久他載我到T大學。別問我為何會答應?我不曉得!坐在長方形的椅子上,涼涼的風吹著,手有點冰涼。他開口了:「妳可以當我的女朋友嗎?」

我沒有太多的考慮,或許是早料到他會這麼說。「不行!」這是我僅存的理智。

「為什麼?」他問。

「因為太快了!」我們從見面到現在其實不到一個月,而且,我們是網友,我想家人不可能接受的。

他沉默一會兒繼續說:「那我換個方式說好了。妳覺得我是值得信賴的男生,可以牽妳的手嗎?」

「哇咧!這什麼問題啊?」我的心裡浮現各種想法:「如果我拒絕是不是代表否定他這個人?我剛剛拒絕得已經夠明顯了,應該沒關係吧!好想趕快離開這尷尬的場面,快點解決吧!」想了老半天,我微微地點頭了。
我們牽著手在T大學的校園裡走著,這是我第一次讓男生牽手(除了教會或團契的必要活動外)。我自以為是很理性的人,卻在這時終於了解何謂「戀愛是不理性的事」。什麼男女朋友該從朋友交起;不能太快;剛開始不該單獨出去…;這些道理這時全都不知跑到哪躲起來了!

某天晚上我在團契讀書,他在另一個城市上班(他白天讀書,晚上在上班,跟電腦有關的)。他打電話來很興奮地跟我說:「我今年最幸運的是交到妳這個女朋友。」

「我?什麼時候說要當你女朋友了?」我心想。但看他高興的樣子,竟不忍打破他的夢,我沒有說什麼。沒說,代表默認嗎?或許吧,我也就這麼把自己認定是他的女朋友。

過了一段日子,他的工作沒了,他說想休學去當兵。等兵單的那段日子他閒的很,我帶他來我們團契參觀一下,團契人當然很歡迎他。再加上他講話的功力,很快就跟團契的人混熟了,於是他常常來團契找我。
太常見面了,我開始感到不適,有種被綁住的感覺。警覺到再這樣下去感覺都變了,我開始想逃避他。所以好不容易跟他協調好一個禮拜兩次見面,但他卻不曾遵守過。他怪我太在乎原則,難道不能變通一下?他說他家裡出點狀況,他難過所以想找我聊聊。

每次跟他提起我們之間約定的事--不該太常見面,就吵架、冷戰。冷戰的日子比較自由,所以我當然不會輕易妥協,但其實並不好過。因為我知道他生氣、難過,所以我也覺得難過。冷戰的次數越來越多,我懷疑:「我愛他嗎?」對他只能說曾經喜歡過,曾經嚐試愛過,但我不愛他。對不起,我知道這很殘忍,我提出了分手,在網路上。或許在網路上開始,就在網路上結束吧!

*            *            *

如果故事真的就這麼結束就好了,但事實並沒那麼簡單。分手後有很多很多問題要面對,見面的尷尬為最。現在你問我對網戀的看法,我絕不贊同(其實不曾贊同過吧!)。我承認跟網友很容易產生感情,那種感情很逼真,甚至比現實生活還真。但是真的感情嗎?還是感動?當必須碰面,必須相處在一起,很多想不到的問題都出來了。

網戀可以很真,妳可以曾經愛過,曾經付出過,但卻很難維持。

我們見面不到一個月在一起了,在一起不到五個月分手了。但療傷期呢?一年夠嗎?


備註: B:即BBS,電子佈告欄,是網路上最早的社群系統,很多大學都有自己的BBS,而上BBS也成為台灣的大學生生活一部份。 水球:是BBS上一種線上交談工具。當你正在該BBS站上活動的時候,你同時可跟其他也在站上的人交談,有點像是“行動電話”。在哇咧,也有水球的功能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